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野之风

---山野散人的收藏之旅(上贴藏品除注明外均为本人收藏,引用请予注明)

 
 
 

日志

 
 

天涯那两个令人心灵悸动的海角…(二)海南篇  

2017-02-05 10:37:05|  分类: 心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带着记忆中海景的框架,揣着多年向往朝圣般的期待,要去南海的又一个天涯海角,心中无暇顾及旅团安排的一路景点,虽在看,手在摄影,那仅是记录。在博鳌看玉带滩的七公里海滩与沙堤是细细的黄沙,似有着贵族般的精贵气度,这与东海长傩上黑粘的滩塗与铁色沙滩形成明显反差。在东海,泥滩上尽是欢蹦乱跳的跳跳鱼与爬行的小蟹。那铁板沙滩黑黝黝的,与地的粘符力更强,一脚下去,一个浅坑,瞬间被四周的围沙淹平。这与离长江冲刷下来一路混杂的泥沙有关?还是更多地承载着中华大地的深重物质?我不得而知。我不能说南海丽天的色彩与浮华有关,却总有一种黄灿灿的华丽感觉

 

天涯那两个令人心灵悸动的海角…(二)海南篇 - 山野之风 - 山野之风
 

 

天涯那两个令人心灵悸动的海角…(二)海南篇 - 山野之风 - 山野之风
 一路车行,游蕉林,观植物园,涉亚龙滩,仰视南海观音,在海水的喧哗与如潮游人的喧闹声中来到了南国的海角天涯。这是一条长三公里多的邻海沙滩,沿途树木葱葱,椰树凛凜高耸,肆意疯长的藤蔓四展,展现的是南风下植被野性的疯狂。
天涯那两个令人心灵悸动的海角…(二)海南篇 - 山野之风 - 山野之风
 
 
天涯那两个令人心灵悸动的海角…(二)海南篇 - 山野之风 - 山野之风
天涯那两个令人心灵悸动的海角…(二)海南篇 - 山野之风 - 山野之风
 
 
天涯那两个令人心灵悸动的海角…(二)海南篇 - 山野之风 - 山野之风
 
天涯那两个令人心灵悸动的海角…(二)海南篇 - 山野之风 - 山野之风
 
  

沿沙滩近旁的石道西行,游人连连,赤黄的沙滩,明净的蓝天下,蓝瑩瑩的海水一波一波涌向滩岸,一浪一浪纵拥着添吐上岸,又暗然退下,而卷裤管赤脚的游人在岸浪中冲刷嬉水,奔跑欢笑,在海边礁石上拍照,也有人站立礁岩上静观翻腾着的白花花涌潮出神,自然让人想起普希金观浪时的呼声:啊!这自由的原素!

天涯那两个令人心灵悸动的海角…(二)海南篇 - 山野之风 - 山野之风

 

天涯那两个令人心灵悸动的海角…(二)海南篇 - 山野之风 - 山野之风

 

天涯那两个令人心灵悸动的海角…(二)海南篇 - 山野之风 - 山野之风
 

  

这场景下,横亘长滩上断断续续的巨型卵石巳不再寂莫,这与幸福岛两峰夹角从山顶到山脚滚滚而下的巨大卵石流不可同场而语。约走三公里处有一块巨岩横展海滩上,上面刻着“天涯”二字,上百人围着举着相机、手机争着拍照留影。恍惚间我脑子里又出现幸福岛卵石流清冷的场景,即便三百米高的山顶的巨蛋形风动石也少有人光顾。卵石流是巨石叠加,横七竖八的石流,它伟岸怪涎,是火山与潮汐的历史杰作。据说当年七八个海盗被国民党一个营兵力围捕,盗匪钻入巨石群躲避,搜捕者无功而返。而眼前这块南海的巨石仅因为“天涯”两字的人文吸引游人而名扬四海。另一块近旁的“海角石”因为涨潮阻断了游人浏览的路,还是有十几人赤足涉水爬上岩石拍摄。

天涯那两个令人心灵悸动的海角…(二)海南篇 - 山野之风 - 山野之风
 

 

天涯那两个令人心灵悸动的海角…(二)海南篇 - 山野之风 - 山野之风

 

天涯那两个令人心灵悸动的海角…(二)海南篇 - 山野之风 - 山野之风

 

天涯那两个令人心灵悸动的海角…(二)海南篇 - 山野之风 - 山野之风
 

  

这两块石本是自然之物,因为历史上海南是贬嫡流放“逆臣”之地,那些流放人面对苍茫天地发出“天之涯,海之角”的怨声,似成绝境之地。唐被流放宰相李德裕曾诗曰:一去一万里,千去千不还,崖州在何处,生死鬼门关。公元1094年宋哲宗亲政,蔡京执朝政,专政元祐旧臣,苏东坡被贬澹州四年。这两石又有传说是一对男女来自世仇家族因热恋遭族人反对跳海殉命,化为两块巨石。这里因为怨气太浓,阴气太重,显官达贵成忌讳之地。清雍正年间1727年当地官员程哲命人刻“天涯”两字,1945年琼崖守备司令王毅在另一块巨石上刻“海角”两字。

历史之传说将此地说成忌讳之地对人的心理影响很大,车途中导游讲此郑重其事,口口相传更加重和扩散了心理暗示。夕阳下,南海海水晶瑩明澈,波光磷磷,在阳光的照射下,椰子树张扬的逆影以及树影间穿越而过的船帆,构成了一幅静态的写意画图,煞是好看!

天涯那两个令人心灵悸动的海角…(二)海南篇 - 山野之风 - 山野之风
 

  

事实是这样吗!我在远处拍下了夕阳下的天涯石,静静地想着。自然天障固然有,人为因素起波澜。这天涯之地不也出了冼夫子、宋氏国母,清官海瑞吗?即便因政治原因被贬的苏东坡“超然自得,不改其度”。“敛收平生心,耿耿聊自温”。“其讲学明道,教化日兴,琼州人文之盛,实自公启之”。琼州姜唐从苏轼学,后科举及弟,成海南第一进士。而且海南住民还为东坡盖了五间房子,可见民之所想了。真是:患来总觉雾弥障,得益民心风正朗,天涯之处海天阔,夕阳明媚闪金光。

远离喧闹我寻思着两个海角的不同。东极的天涯山岩森森,南国的天涯山岩凌落可数;东极海角植被稀疏。这里的海角草木葱郁肆意疯长;东极礁岩虽大如屋未有人文指染朴实无华,而此地巳染指文墨,且人游日盛而近乎疯狂。呵!我明白了:如果将东海天涯比做一个渔村朴实的渔家汉子,沐育旭日阳光,那么这南海的天涯已是一个被海风吹拂,长群飞舞的南国渔家女子,绚丽多彩。也可说:东海是战士的肃穆,南海则是女子的华丽。

天涯那两个令人心灵悸动的海角…(二)海南篇 - 山野之风 - 山野之风
 

 

天涯那两个令人心灵悸动的海角…(二)海南篇 - 山野之风 - 山野之风
 

 

太阳西堕,椰影丛丛,返途我再次回望了巳成黛色的天涯海角,让它深深留存于我的记忆中。

             2017.2.3随笔于琼海

 

天涯那两个令人心灵悸动的海角…(二)海南篇 - 山野之风 - 山野之风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